韩国第20届国会议员选举及其影响

未知   2016-05-17 06:00:53


2016年4月举行的韩国第20届国会议员选举以执政党新国家党“惨败”告终,并在国会形成“朝小野大”的政治格局。这一选举结果不仅会对朴槿惠政府造成某种程度的掣肘,而且也为2017年的总统选举平添了变数。

李永春/文

2016年4月13日,韩国举行第20届国会议员选举。虽然由于在野党的分裂,此次选举在“一朝多野”这种对执政党绝对有利的情况下进行,却以执政党新国家党的“惨败”告终,令人大跌眼镜。在全部300个议席中,执政党新国家党仅获得122个席位,沦为“第二大党”,共同民主党获得123个席位,一跃成为“第一大党”,2016年2月刚刚创建的国民之党刮起一股旋风,获得38个席位,成为“第三大党”。 [1]

与前几届选举相比,此次选举呈现出一些新特点,将会对朴槿惠政府剩余任期及今后韩国内政外交走向产生较大影响。

韩国第20届国会议员选举的特点

一是低迷的投票率有所回升。据韩国中央选举管理委员会公布的数据,在全部4200多万选民中,有2400多万名选民参与第20届国会议员选举,投票率为58%,较之第19届国会议员选举投票率(54.2%)增加3.8%。据一项调查结果显示,韩国人不愿参加投票的理由依次是:投票也不能改变现状(52.9%)、不关心政治(15.5%)、有私事需要处理(9.3%)、对候选人不了解(7.9%)、没有中意的候选人(7.8%)、其他(6.6%)。[2]
为了让更多的选民参与政治活动,提高投票率,此次选举在国会议员选举历史上首次采用“提前投票制”,即将4月8日和9日两天定为“提前投票日”,因出差等原因不能在4月13日参加投票的选民可以在这两天上午6时至下午6时,到设在全国各地的3511个提前投票站进行投票。据统计,提前投票率达到12.2%,为此次选举投票率的增加做出了贡献,显示出韩国选民对政治的参与度和关注度在逐步提高。

二是确立了“三党体制”。脱离共同民主党的安哲秀于2016年2月创建国民之党,并呼吁国民打破朝野两党长期把持国会的格局,创建“三党体制”。当时舆论对其主张持怀疑态度。但在决定比例代表人数的第20届国会议员选举政党投票中,新国家党得票率最高(33.6%),获得47个比例代表议席中的17个,国民之党得票率为26.7%,以微弱优势超出共同民主党(25.5%),从而获得13个议席,加上在选区获得的25个议席,总共获得38个议席,成为此次选举中的“最大赢家”。[3]根据韩国《国会法》,拥有20名议员以上的政治团体可组成国会院内交涉团体,在国会党派协商中充当协商单位。各党派的交涉团体负责人由该党选出的院内代表担任。院内代表主管本党在国会事务,负责与其他交涉团体谈判磋商,研究并参与制定国会日程和全体会议及各委员会议程。因此,国民之党有资格组成院内交涉团体,从而时隔20年再次在韩国国会形成了“三足鼎立”之势。长期的“两党体制”因朝野尖锐对峙效率低下,而作为“第三势力”登场的国民之党握有决定性一票,不仅可以起到“缓冲”的作用,为国会的正常运行注入活力,还能够对今后韩国政局的走向发挥重要作用。

三是形成了“朝小野大”的格局。在韩国政治史上,1988年的第13届国会议员选举首次形成了“朝小野大”的格局。此后,这种格局一直延续到2000年的第16届国会议员选举。而自第17届至19届国会议员选举,韩国政坛又回归到了“朝大野小”的格局。由于在临近选举的2016年2月,退出共同国民党的安哲秀另立门户,创建了国民之党,加上正义党等在野党,此次选举呈现出“一朝多野”之势。因此,大部分专家和舆论调查机构均预测执政党将取得压倒性优势。[4]但结果却出乎意料,执政党新国家党遭到惨败,仅获122席,就算加上因未能获得公推资格退党,以无党派身份参加选举当选的原执政党议员7人,执政党也只有129席。与此相比,最大在野党共同民主党获得123席,加上国民之党的38席和正义党的6席以及具有亲野倾向的4名无党派当选人,在野党的议席达到171席,远超执政党,从而时隔16年再次迎来“朝小野大”的格局。这不仅使朴槿惠政府剩余任期陷入被动,也为2017年的总统选举增添变数。

执政党新国家党遭惨败的原因

一是选民对朴槿惠政府做出了“严苛评判”。对于这一点,韩国朝野各党以及学界的专家学者均表示认同。明知大学教授金亨俊指出,“此次选举是国民对三年来朴槿惠政府及其政策作出的‘审判’”。[5]选民对朴槿惠政府的国政运营给予否定评价,最大原因在于“沟通”问题。2016年3月第三周调查数据显示,12%的受访者选择“缺乏沟通、不公开、不透明”,11%的受访者选择“独断专行”,两项相加达到23%,同月第四周对这两项的调查数据分别为12%和8%,合计20%,仍占据最大比重。此外,对经济政策的不满是韩国国民对朴槿惠政府国政运营给予否定评价的第二大原因,由3月第四周的16%上升到4月12日的20%。[6]当前,韩国经济不景气,出口下降,失业率上升,家庭负债创下新高。据统计,2013年韩国经济增长率为2.9%,2014年曾一度升至3.3%,但2015年又跌至2.6%。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新数据显示, 2016年韩国经济增长率预计为2.7%,仍将停留在3%以下。[7]而目前最为严重的问题是青年失业率居高不下。根据韩国统计厅数据,2016年3月韩国15岁至29岁年轻群体的失业率达到11.8%,同比增加1.1%,而2月份这一指标曾达到12.5%,创下16年来的新高。因此,看不到出路的、被称作“N抛世代”的广大青年人决定用手中的选票来表达对政府的不满甚至愤怒。

二是执政党内讧引起选民的反感。由于在野党分裂造成“一朝多野”的局面,执政党期待至少能获得比上届选举更多的议席,党首金武星甚至豪言要取得180个以上的议席,但事与愿违遭到惨败。究其原因,除了韩国经济不振等因素之外,直接的导火索是围绕候选人公推,亲朴派与非朴派在执政党内部展开了一系列激烈争斗。2016年2月初发生了一位亲朴派人士要求党首金武星撤换40多名现役议员的“公推黑名单风波”,接着又发生了亲朴派核心议员尹相现在与人通话时说要“干掉”金武星的“妄言风波”。此后,以公推管理委员会委员长李汉九为首的亲朴派在公推过程中大举排除刘承旼、李在五、陈永等非朴派议员,导致他们宣布退党。其中,大部分人以无党派独立人身份参加选举,陈永甚至加入了对手共同民主党,致使亲朴派和非朴派之间的争斗愈发激烈。而作为党首,金武星不仅未能及时制止亲朴派的这些行动,反而直到公推结束仍默不作声,待自己的亲信们都得到公推之后,拒绝给得到争议地区候选人资格的亲朴议员的推荐书盖章,从而引发了所谓“玉玺风波”,还以此事制作了一部题为“带着玉玺飞翔”的选举宣传视频。执政党在公推过程中发生的上述闹剧,使其支持者大失所望,其中一部分人将选票投给在野党候选人或在野党,[8]还有一部分人干脆放弃投票权,以表达对执政党的不满。此外,执政党内讧还导致大量中间选民的背离。在最大的票仓也是传统中立地带的首都圈(首尔、仁川和京畿道)地区,共同民主党一举拿下82席,占全部122个议席的三分之二,而新国家党仅获得35席。[9]

三是国家安全议题对选民的影响力减弱。在韩国,每到选举期间就会发生与朝鲜相关的事件。对经历过朝鲜战争的韩国国民而言,朝鲜既是需要合作和统一的“手足”,同时又是处在停战状态的“敌人”。因此,在选举期间朝韩之间发生突发事件,选民就会支持主张对朝强硬政策的保守势力。于是,保守势力就会制造朝韩紧张局势,引发选民的不安心理,形成于己有利的选举局面,此即韩国媒体热议的所谓“北风”攻势。鉴于此,在此次选举前政府打破惯例匆匆公布“朝鲜海外餐馆员工集体脱北”事件和“朝鲜人民军大校投奔韩国”事件,就难免使人怀疑这是否又是一次旨在干涉选举的“北风”攻势。对此,曾在金大中政府和卢武铉政府担任统一部部长的丁世铉认为,这极有可能是韩国情报机构为了影响选举刻意策划的,并批评“国民的政治意识已经大有进步,但一些政治家和有关人员仍固守落伍的思考方式。”[10]

虽然今年以来由于朝鲜进行第四次核试验以及试射导弹、韩国宣布关闭开城工业园区等一系列事件导致朝韩关系急剧恶化,临近选举时政府又接连公布了与朝鲜有关的事件,但均未能使执政党的支持率得以提升。选举结果表明,朴槿惠政府的对朝强硬政策和执政党抛出的安全议题并没能成为此次选举的焦点,韩国选民开始以冷静的视角观察韩国社会面临的诸多问题。

四是韩国政坛的传统对立结构开始解体。在1987年民主化斗争之后进行的所有选举中均出现了相互对立的结构,包括岭南与湖南、保守冷战势力与改革和平势力、老年阶层和青年阶层、城市与农村等。通常岭南地区出身的政治家和选民具有保守性,而湖南地区相对而言具有改革性,老年阶层具有保守性,而青年阶层具有改革性。此外,城市的选民一般具有改革性,而农村的选民年龄大具有保守性,但也有一些特例,如被称为“富人区”的首尔江南三区(江南区、瑞草区、松坡区)及京畿道盆唐地区的选民具有强烈的保守性。但此次选举显示出这些传统的对立结构开始解体的迹象,其中岭南地区的变化最大。岭南地区是执政党最具代表性的票仓,在野党在此地很难立足。但在此次选举中,有15名在野党和具有亲野倾向的无党派候选人当选。尤其是在大邱,时隔32年各有1名在野党和具有亲野倾向的无党派候选人当选,在釜山有5名在野党候选人当选,打破了“岭南=保守地区”的地区结构。在曾全力支持执政党的首尔江南三区和京畿道盆唐地区,执政党也只获得10席中的5席。此外,在此次选举中,在野党出身的康奉均担任执政党新国家党的选举对策委员会委员长,而担任共同民主党选举对策委员会委员长的金钟仁和担任国民之党选举对策委员会委员长的李相敦均出身于执政党,这种现象在韩国政治史上尚属首次。这也显示出朝野之间政治理念尖锐对立的结构开始出现变化。

第20届国会议员选举对韩国内政外交的影响

一是今后韩国政府在推进各项政策时会受到掣肘。由于执政党在此次国会议员选举中惨败,韩国政坛形成了“朝小野大、三足鼎立”的新格局。这对执政第四年的朴槿惠来说可谓路途艰险。目前,摆在朴槿惠政府面前有两条路:一条是虚心接受选举结果,改变其以往的执政方式,与在野党进行沟通,展开新的交涉;另一条是依然“我行我素”,坚持自己的执政方式。2016年4月18日在青瓦台主持召开首席秘书会议时,朴槿惠表示第20届国会议员选举提供了思考民心向背的契机,政府将虚心接纳民意,把民生放在施政的首要位置上。朴槿惠强调,希望第20届国会致力于关切民生、提振经济,政府也将同国会密切合作。这似乎表明了朴槿惠愿意接受选举结果,尊重民意,加强与在野党合作的意向。但与此同时,她又强调各方应该不间断地推进改善经济体制改革,表明了将继续推进《劳动改革法案》和《服务产业发展基本法案》等改革的意向。 [11]这与要求全面转换国政运营方式、要求废除部分既定政策的在野党不可避免会产生分歧。在野党已经提出了修订《世越号特别法》和废除国定版历史教科书的要求,同时主张“经济民主化”和“公正经济”。由此可见,朴槿惠政府要推进的各项政策在第20届国会上依然会受到掣肘,如果不能处理好与在野党的关系,将会提前陷入“跛脚鸭政府”的困境。

二是此次国会选举将成为2017年总统大选的“风向标”。在此次选举中,执政党候选人吴世勋、金文洙落马,早早退出竞争行列。此次选举改变了执政党内部的力量对比,亲朴派在执政党内的比重由第19届国会的40.1%(61人)上升为50%(63人),而非朴派的比重从47.3%(72人)降低为36.8%(45人)。一直被认为是党内总统选举第一候选人的金武星虽进入第20届国会,但因执政党在此次选举中惨败不得不引咎辞职。退党的刘承旼虽然在大邱当选,并一再表示要回归执政党,但他与朴槿惠之间存在矛盾,很难得到保守势力的广泛支持。面对无人可用的窘境,执政党内甚至出现了要引进即将卸任的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的呼声。作为党首,金钟仁对共同民主党在此次选举中获胜立下汗马功劳。他多次表示有意参加总统大选。与文在寅相比,他的支持势力更加广泛。文在寅在湖南不受欢迎,但金钟仁出身于湖南,而且还与全斗焕和朴槿惠共过事,因此有可能得到部分保守势力的支持。而朴元淳、孙鹤圭等人在党内虽有威望,但在此次选举中根本没有发挥任何影响力,无力与文在寅、金钟仁抗衡。在此次选举中,安哲秀得到湖南的鼎力支持,人气正旺。但如果要参加总统大选,他还需要得到湖南以外其他地区的支持。如果要与新国家党争夺支持者,安哲秀就不可避免要为自己增添一些保守色彩。这样就难免会引起民主化大本营——湖南的抵触情绪,也会在党内引发争议。

三是在履行韩日慰安妇协议和部署萨德系统等问题上将遭遇阻力。总体而言,此次选举不会使朴槿惠政府的外交政策产生巨大转变。在对朝政策方面,为了打破选举失败带来的困境,朴槿惠政府将继续维持对朝强硬政策,与美国、日本等一道加强对朝制裁。在野党虽宣称要继承金大中、卢武铉的政策,但在目前南北紧张对峙的形势下,很难改变政府的对朝政策。在对美关系方面,韩美同盟将继续维持其作为韩国外交和安保基石的地位。在美国的撮合下,韩日两国于2015年12月28日就慰安妇问题将得到“最终的、不可逆的解决”达成了协议。美国希望韩国借此改善对日关系,以构筑韩美日同盟。但围绕慰安妇协议,韩国国内反对呼声高涨,因此这种期望不太可能得到实现,尤其是在“朝小野大”的新政治格局下,人数占优的在野党如果在国会要求宣布2015年达成的慰安妇协议无效,或要求就慰安妇协议重新进行协商,朴槿惠政府就会陷入更加困难的境地。部署萨德系统的问题,由于受到中俄两国的坚决反对,韩国政府有可能不会在短期内推进,而是根据美国的要求和国内舆论的反应,转向中长期的部署战略。在此次国会议员选举中,没有任何一个党派和候选人提及萨德问题。这是因为,他们都非常明白韩国国民都反对将萨德系统部署到自己生活的地区。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不出现突发变数,韩国政府积极出面推进萨德系统部署问题的条件尚未成熟。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

(责任编辑:张凯)

[1] 《共同民主党获123席成为第一大党》,韩国《朝鲜日报》,http://news.chosun.com/site/data/ html_dir/2016/04/14/2016041400398.html.

[2] 《20-40岁的人依然没有积极投票的意向》,韩联社,http://www.yonhapnews.co.kr/bulleti n/2016/03/31/0200000000AKR20160331163500797. HTML?from=search.

[3] 《国民之党政党得票率超出共同民主党》,http://www.yonhapnews.co.kr/politics/201 6/04/13/0505000000AKR20160413122451001. HTML?template=2087.

[4]朝野各党候选人确定之后发表的民意调查超过500个,其中绝大部分预测执政党将获得过半数议席。《民意调查未能预测“朝小野大”》,http://news.jtbc.joins.com/html/614/NB11214614. html.

[5]《韩国经济可能会落入“低增长陷阱”》,http://www.yonhapnews.co.kr/bulletin/2016/04/12/02 00000000AKR20160412168300002.HTML.

[6] http://www.gallup.co.kr. [7]《第20届国会议员选举是对现政府的严苛评判》,http://www.journalist.or.kr/news/article. html?no=38936.

[8] 韩国国会议员选举实行“一人两票制”,选民同时投两张票,一张投给自己支持的候选人,一张投给自己支持的政党,最后根据政党得票率来确定各政党的比例代表人数。

[9] 《国会议员选举最终投票率达到58%,比19届选举增加3.8%》,http://www. yonhapnews.co.kr/politics/2016/04/14/0502000000A KR20160414107100001.HTML?template=2087.

[10] 丁世铉:《人民军大校等脱北,应该有政府的介入》,http://www.siminilbo.co.kr/news/ articleView.html?idxno=452327.

[11] 《朴总统维持改革基调,向在野党招手》,http://www.yonhapnews.co.kr/politics/201 6/04/18/0501000000AKR20160418082851001. HTML?template=2087.


2016年4月1 3日,韩国举行第20届国会议员选举,执政党新国家党“惨败”。图为选举当日在韩国首都首尔街头拍摄的议员选举候选人的海报。

上一篇回2016年5月第5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韩国第20届国会议员选举及其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