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国际形势大事述评

未知   2016-05-17 06:01:11


本刊编辑部/文

一、第四届核安全峰会举行 “中国方案”展现责任与担当

4月1日,来自全球超过50个国家的领导人,包括国际原子能机构等在内的国际组织,在华盛顿召开以“加强国际核安全体系”为主题的第四届核安全峰会。核安全峰会由美国总统奥巴马首倡,主要围绕核裁军、核不扩散、核安全、核能四个方面展开。近年来,恐怖势力日益猖獗,国际社会对核恐怖主义的担忧随之上升。加之日本福岛核泄漏、朝鲜核问题久拖不决等因素影响,核议题在全球治理清单中的排序明显上升。奥巴马也希望以核议题为突破口,通过推动核安全治理进程,为其“政治遗产”添砖加瓦。

应奥巴马邀请,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应邀出席此次核安全峰会,并作重要演讲。早在2014年海牙核安全峰会上,习近平主席便提出理性、协调、并进的核安全观,并主张构建一个公平、合作、共赢的国际核安全体系。此次峰会,习近平主席再次向世界展示中国的核安全观,并提出建设“核安全命运共同体”的倡议。中国领导人对“核安全观”的阐释,加之与美国合作共建的核安全示范中心的正式启动以及对伊朗核问题解决所发挥的建设性作用,都充分展现了中国对核安全治理有所作为的积极态度和责任担当。而本次核安全峰会所发布的《2016年核安全峰会公报》,将习近平主席提出的理性、协调、并进的中国核安全观纳入其中,也足以说明国际社会对中国角色的肯定和认可。

二、七国集团外长会在日本召开 议题安全化趋势引关注

4月11日,为期两天的七国集团(G7)外长会在日本广岛举行。日本、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和加拿大外长出席会议,讨论了反恐、难民危机等问题,会后发表《核裁军及核不扩散广岛宣言》,呼吁“实现无核世界”。此次外长会旨在为将于5月26—27日在日本召开的七国集团峰会做准备。除此之外,七国集团外长会还就海洋安全问题发表声明,强烈反对在南海造地及兴建军事设施,针对中国的意图昭然若揭。对此,中方表示强烈不满,认为在当前世界经济复苏乏力的背景下,七国集团本应聚焦全球经济治理与合作,而不是炒作涉及海洋问题,挑起地区矛盾。

长期以来,七国集团是全球经济治理的重要平台,然而自2007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它的这一角色正逐渐被新兴的二十国集团所取代。加之与俄罗斯之间的矛盾,七国集团的全球治理效能呈明显下降趋势。此次外长会围绕核安全问题和海洋问题发表声明,背后既反映了美日两国的战略意图,也折射了七国集团所面临的治理困境。在此背景下,七国集团这一制度面临被个别国家私利所绑架的危险。事实上,作为发达国家的重要经济体,七国都面临程度不同的发展困境。如果七国集团不把精力放在发展问题上,而是进行恶意炒作、制造地区矛盾,不仅无法为全球经济增长作出贡献,而且不利于全球和平与稳定。人为制造矛盾的议题安全化趋势,不利于七国集团在全球治理进程中发挥建设性作用。

三、罗塞芙总统深陷“弹劾战” 政治危机令巴西经济雪上加霜

4月11日,巴西众议院特委会通过对总统迪尔玛·罗塞芙的弹劾报告。随后,不到一周,巴西众议院于17日以超过三分之二多数通过了弹劾议案。至此,众议院的弹劾程序已走完,参议院将于20日内进行审议,以简单多数决定是否进行弹劾。若通过,参议院将对是否弹劾罗塞芙总统进行全体投票表决。在参议院审议弹劾案的180天内,罗塞芙将暂停总统职务,由副总统特梅尔代行总统职权。如果参议院以三分之二多数通过,这意味着罗塞芙将下台,其领导的左翼劳工党政府将随之终结。对反对派发起的这场“弹劾战”,罗塞芙给予坚决回应,声称是一场“披着民主外衣的政变”。

自2002年以来,巴西一直由劳工党领导的左翼政府执政。在左翼力量领导下,巴西实现了较长时期的经济繁荣,并成为金砖国家集团和二十国集团的成员,国际影响力大幅提高。然而,依靠大宗商品繁荣实现经济发展的模式因近年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下跌而受到严重冲击,自2014年以来巴西经济陷入衰退,预计2016年经济规模继续缩水3.7%。巴西经济陷入自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以来最为严重的危机。在经济危机大背景下,巴西石油公司腐败案、操纵公共财政等负面信息导致罗塞芙政权深陷“信任危机”。无论这场弹劾案以什么样的结果收场,政治分裂所酿造的危机都不会在短期内结束,这对深陷衰退的巴西经济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

四、叙利亚和谈再度陷入困境缺乏共识成政治解决最大障碍

经第一阶段和谈叙利亚政府与反对派就一些原则问题达成共识后,双方于4月13日在日内瓦正式启动第二阶段和谈。然而,其后因反对派“高级谈判委员会”暂时退出,导致一波三折的和谈再度陷入困境。反对派声称,叙利亚政府军不顾联合国停火协议,继续轰炸、封锁和拘捕叙利亚人,事实上是“葬送了停火协议”。叙政府代表团团长贾法里则将反对派退出和谈视为“政治不成熟”的表现。双方将责任推卸到对方身上,背后反映的实质是彼此在过渡政府、宪法修订、巴沙尔去留等核心问题上分歧仍相当严重,缺乏共识成为叙利亚问题政治解决的最大障碍。

自叙利亚问题日内瓦谈判进程启动以来,虽然叙政府与反对派在一些原则问题上取得了某种程度的共识,但在涉及彼此核心利益问题上,双方并没显示出让步的意愿。特别是,当前叙利亚反对派虽受西方支持,但在叙国内的群众基础比较薄弱,其拥有的武装力量及所占地盘与叙政府军相比比较悬殊,在此背景下,叙利亚政府继续借打击“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巩固其执政合法性,挤压反对派生存空间,因此在涉及自身核心利益问题上很难做出让步。与此同时,美国正忙于总统选举,对叙利亚问题的关注有所下降。俄罗斯受经济形势拖累和与西方缓和关系的诉求,在叙利亚问题上相对降低了调门。多种因素综合作用,导致叙政府和反对派难以在核心问题上达成共识。而根深蒂固的政治分歧也决定了叙利亚问题的解决将是一个相当长期、复杂的过程。

五、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举行 全球经济治理聚焦结构性改革

4月14—15日,2016年第二次二十国集团(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在华盛顿举行,中国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和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共同主持会议。本次会议主要围绕当前的全球经济形势、可持续平衡增长框架、国际金融架构、投资和基础设施、金融部门改革等议题展开讨论;认为全球经济继续复苏,金融市场基本恢复到了2016年年初以前的水平,但是增长依然温和且不均衡,全球经济前景持续面临较多下行风险和不确定性。会议结束后,二十国集团发布联合公报,重申将采取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和结构性改革在内的各种政策工具,以增强信心和促进经济增长。

自2007年金融危机爆发以来,二十国集团逐渐转变成全球经济治理的主要平台,其功能也由主要应对经济危机向结构性改革以推动全球经济平衡、可持续发展方向转变。此次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便在强化结构性改革议程方面取得了切实进展,同时期待制定一套用于监测和评估结构性改革进展的指标体系,并于2016年7月份在成都举行的G20财长和央行会议核准。虽然当前全球经济复苏仍然乏力,且面临多重风险叠加的挑战,但如果二十国集团能够在结构性改革问题上拿出切实可行的方案,成员国能够加强宏观政策的清晰沟通和增加透明度,那么全球经济摆脱颓势并最终实现平衡、可持续发展便会成为一种可能。

六 、《巴黎协定》启动开放签署中国行动提振气候治理信心

4月22日,170多个国家的代表在纽约联合国总部签署《巴黎协定》,旨在为全球气候治理设定具体目标和减排行动计划,以为人类社会建设一个更加美好、可持续的家园。《巴黎协定》将在至少55个缔约方(其温室气体排放量占全球排放量至少55%)核准后第30天生效。由于占排放总量近40%的中美两个最大排放国均表示将于年内批准协定,协定有望最早于2016年年底或2017年提前生效。协定生效后,不仅会为全球气候治理提供新的规范框架,而且会在能源消费、环境保护等不同方面对全球产业结构调整产生深远影响。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特使、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于22日在联合国总部代表中国签署《巴黎协定》,并在开幕式发表题为《推进落实<巴黎协定>共建人类美好家园》的讲话。《巴黎协定》的签署是全球气候治理进程中的里程碑事件,但比签署协定更为重要的是,积极落实协定内容并有效推进减排行动和开展更广泛具体的国际合作。中国承诺于2016年9月二十国集团峰会前完成参加协定的国内法律程序,并将减排行动目标纳入国家整体发展议程,同时利用气候变化南南合作基金帮助其他发展中国家提高应对气候变化的融资能力。显然,中国作为负责任的大国,无论是国内发展议程中对减排目标的设定,还是积极开展的国际合作,都将全面提振全球气候治理的信心。

(执笔:张凯)

(责任编辑:魏银萍)


2016年4月1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华盛顿出席第四届核安全峰会,期间同与会领导人集体合影。


2016年4月11日,七国集团外长会在广岛举行。


叙利亚政府与反对派双方于4月13日在日内瓦正式启动第二阶段和谈。图为2016年3月2日,在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老城哈米迪亚市场上人们喂鸽子。

上一篇回2016年5月第5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2016年4月国际形势大事述评